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问渠哪得清如许?勿忘湖北“小河南”

问渠哪得清如许?勿忘湖北“小河南”

发布时间:2019-11-24 16:38:58   作者:匿名    热度:4554
字号:

移民们依靠他们肩上的手推车来改造大柴湖。湖北大柴胡教育基地

丹江口水库河南淅川至湖北移民安置示意图。制图:燕·田雷

来自河南淅川的移民乘船来到湖北大柴湖。湖北大柴胡教育基地

新华社北京10月11日电(记者张殿标)——10月11日,新华社《每日电讯报》发表了一篇题为“运河在哪里这么清晰?别忘了湖北的“小河南”——一篇来自大柴湖移民过去的报道,这些移民跨省修建丹江口水库,丹江口水库是南水北调工程的源头。

(副标题)“一杆两筐,收拾钟祥”

全坑村的临时码头太乱了,不能再乱了。当时,18岁的全西林只记得到处都是人,几乎每个人都在哭。只有第一次坐船的孩子才开心。

人们要么坐在卡车上,探出头来哭诉再见,要么在运送家具的船上擦眼泪,向岸边挥手。没有人有时间注意到墙上画的“为革命而前进”的口号。1968年初,移民队进入村子,村子里空空如也的墙壁上画着这个标语。当时,它还是一块空地,但水面上升,变成了一个临时码头。

全坑村隶属于河南省淅川县。离端午节还有两天。我妈妈乘卡车从陆路去,而Xi·林带了一块写有他名字的床板和一个装水的箱子。船上装满了家庭用品,包括石磨、犁、水箱、桌椅、箱子、牛,甚至是古老的长寿木材。有些人甚至在上车前挖了半袋黄土,有些人甚至挖了一块铺在院子里的绿石头。

"一根杆子和两个篮子,收拾钟祥."全锡林回忆说,事实上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移民们几乎拿走了他们能拿的所有东西,把它们装上了船。

两年前,为了修建丹江口大坝,一万多名居住在海拔130米以下的淅川移民分两批南下湖北钟祥县柴湖。柴湖俗称“大柴湖”。现在轮到了第三批海拔147米以下的移民,总数超过3万人。

1953年2月19日,毛泽东视察长江,问道:“南方的水比北方多。你能从南方借些水给北方吗?”他用铅笔在地图上的丹江口地区指了很长时间。在这次视察中,毛泽东明确提出了“南水北调”的构想。五年后,在成都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兴建丹江口水利枢纽的建议获得批准。同年9月,丹江口水库开工。

1967年,丹江口大坝蓄水。淅川县是丹江口水库的重点淹没区。从1966年到1968年,河南省和湖北省共搬迁38万人,淅川县搬迁20万人。移居湖北的7.5万西川移民中,2.6万分散在荆门县,4.9万集中在钟祥县大柴湖。

有些人宁愿在岸边建造茅草屋,也不愿让移民团队说服他们不要离开。

原来,早在丹江口水库建设初期,淅川就有2万多水库移民迁入青海,但无法适应3000多米的高海拔。好不容易搬回来的移民,还没有站稳脚跟,就听到了大柴胡搬迁的动员通知。

“黄土没埋在哪里,你别走着等着喂鱼!”由于水没有穿过农田,没有到达门槛,没有升到茅草屋,“钉子户”不得不登上移动的船。

在丹江上走了一夜后,这艘船从陆路转向襄樊,然后驶上汉江航道。在路上,来自淅川县双河村的移民穆文琪忍不住想象自己的未来生活。他认为既然它叫大柴湖,那一定是个好地方,“柴火是柴,湖里有米”。双河村缺少柴火。要烧柴,人们必须步行40英里去山上砍柴。大米在双河也很罕见。只有在春节期间,它才愿意用两斤玉米换一斤大米,“吃新鲜的,吃肉”。

三天后,移民从忠乡大同码头登陆。两米多高的芦苇挡住了阳光,布满了水巢。从码头到里面,它变得越来越荒凉。码头脚下没有路。没走几步的汽车就卡在沼泽里,气喘吁吁。车轮溅出的泥浆把车上的移民变成了泥人。

(副标题)悲痛的牙齿承载的安置任务

所有的Xi林都和移民一起跳下车,涉水走过一英尺深一英尺浅的污水,硬着头皮走进芦苇林,在当地移民接待站的干部的带领下找到了自己的家。根据大队的说法,为了便于管理,移民仍住在淅川。大队及其干部的称号没有改变。

移民安置所建在刚刚被砍伐的芦苇地里。它们排成十排,很短,就像部队的兵营。Xi林看到,除了房子的四根柱子之外,其他所有的墙都沾满了泥。

该政策规定每个移民被分成半个房间,每个房间不到8平方米。那时,有很多孩子的家庭只能有几个人在一张床上。有猪和羊的人没有地方建棚子。它们只能白天绑在门上,晚上绑在床上。

移民接待站为每个家庭准备了200块砖、30斤芦苇柴、一盏蓝墨水瓶煤油灯和18元的搬迁补贴。

一些早期移民试图种植小麦,但没有收获。"如果你种一个葫芦,你不会得到半个葫芦."全西林说,芦苇的根扎得很深,不久就被割开挖好,然后拱出地面,覆盖了所有的小麦。

那些迟到的移民没有时间开垦荒地种植谷物。1968年10月,当他们搬到大柴湖时,移民杨俊道从家乡带来了300公斤干红薯饼,春节后就吃光了。那时,杨俊道和许多移民一样,只能购买国有粮食。杨俊道卖粮食已经三年了。当时,每个成年人都是凭27公斤/月的代金券购买谷物的。许多移民买不起,所以他们在购买粮食之前不得不卖掉一半的代金券。

为了节省一些食物,一些移民将谷物碾碎。起初,一份粥分几份煮,而其他人只能摘柳树芽和榆树钱,用几粒谷物蒸它们。

草稿也是一个问题。大柴湖是一个水窝,但它缺乏干净的水。井里的水看起来很清澈。白毛巾和白衣服一洗就染上了黄色。当水煮沸时,里面充满了白色泡沫。喝它的时候,仍然有一股难以下咽的臭味。即使是沸腾的锅也覆盖着厚厚的一层水垢。为了喝干净的水,一些移民从浅池塘“刮”水。

事实上,大柴湖咬紧牙关接管了安置任务。一名移民接待干部回忆说,重新安置工作压力很大。大柴胡移民接待站的干部甚至从邻近的砖厂购买了所有的砖。当时,实际安置在大柴湖的移民人数远远超过搬迁前的人数。面对离开家园的移民,大柴湖不得不尽一切可能重新安置他们。

大柴胡的移民问题很快受到湖北各级领导干部的重视。当时,钟祥县移民总部副指挥官黄一舟只是驻扎在大柴湖。每次下雨,他都用木棍涉水而过,并组织移民排水。像移民一样,他浑身是泥。

然而,受当时财力和国情的限制,地方政府很难马上拨出更多的资金来解决大柴湖问题。只有在鼓励大柴湖移民自力更生、努力工作的同时,这个问题才能逐步得到解决。

"大柴湖即将改变."绝大多数移民仍然选择改造大柴湖并在这里安家。当时,人们用石灰膏在一些房子的墙上画了“与天空战斗,与地面战斗,人一定会赢得天空”的口号。

(副标题)“挖出地里的芦苇根,利用天上的水,好日子就要来了。”

大柴湖第二年,移民开始开垦芦苇。

大柴湖的芦苇坚硬厚实。人们称这种芦苇为“钢木”。那时,杨俊道每天黎明前都放下芦苇,直到腰不直,手臂举不起来才回家。尽管他工作如此努力,他还是花了几天时间才砍下一小堆。

切割“钢木”真的很累人。你必须一个接一个地来,还得带上一块磨刀石。在你切刀之前,你必须磨几刀。一些移民只是搬了一个小凳子坐下来,把它砍了下来。很快长凳沉入泥中。那些不小心踩在地上锋利坚硬的芦苇杆上的人甚至被刺穿。

被砍伐的芦苇地必须从芦苇根中挖出来才能耕种。缠绕在一起的芦苇根又深又硬,大锄头很快就变成了“铁和尚”。甚至连牛都没有。那时,牛并不太瘦。当他们遇到芦苇时,三头牛拉不动犁。

最后,武汉军区出动了75台东方红拖拉机。在他们能够着陆后不久,许多拖拉机出现了问题。不是犁铧坏了,就是后桥坏了。原来,大柴湖的泥里除了芦苇根,还有石头、树根甚至石碑。这些拖拉机也是无能为力的,再加上日夜不停的轴转动,不可避免地会有故障。

当拖拉机在前面行驶时,移民们成群结队地跟着去捡芦苇。从夏天到冬天,在最繁忙的时候,甚至移民村的大人和小孩都弯腰在地里挖芦苇。但即便如此,第二年芦苇还是出现在一些田地里。杨俊道记得,五年后,地里的芦苇才逐渐被“赶走”。

杨俊道在地里种了小麦,但仍然没有多少收成。每亩土地只能收几十斤小麦,一两百斤的收成被认为是好收成杨俊道分析道,“首先,当时没有化肥。其次,大柴湖很难排水,经常被淹没。看着生长良好的小麦,地下的根已经腐烂了。”

1972年5月,当杨俊道担心收成时,他听到了好消息。附近军马农场的200亩小麦被遗弃,仅仅是因为连续的雨天推迟了收成并导致了霉变。杨俊道和其他听到这个消息的移民拿到了“便宜的价格”。尽管它已经变质甚至发芽,移民们仍然小心翼翼地把它磨成面粉作为珍宝。

后来,公社组织移民将旱地变成稻田并种植水稻。但是大部分稻田没多久就回到了旱地。事实证明,一方面,移民从未种植水稻,也没有人知道如何种植,当地的“脾气”和气候还没有完全了解。另一方面,移民们在芦苇表面发现了一层薄薄的土壤,但是下面有很深的泥土和沙子,既没有留下水也没有留下肥料。由于成本高,一些油田的钻井也被放弃。

在重新安置的头几年,水控制和土地开垦一样是重中之重。控水需要两只手,一只手筑堤防止汉江倒流,另一只手挖沟排水,以免大雨泛滥。

1967年,荆州地区动员了京山、天门、荆门、钟祥、黔江五县数万民工与移民一起在汉江上修建了45.4公里长的防洪大堤,耗资6526万立方米。这些岩石足以填满4.5西湖。这样一个大项目完全依赖于移民和搬运手推车的农民工。此后,每年移民都在此基础上不断筑堤。

仅仅筑堤是不够的。有一年,汉江再次被洪水淹没,水已经溢出到堤防的边缘。“你可以站在堤坝上洗脚,”移民们不得不搬到更高的地方。幸运的是,堤坝没有决堤。后来,每个移民村都为移民修建了一个高于防洪堤的高平台,以避免洪水,移民们也称之为“救生平台”。

除了担心堤坝之外,移民们不得不“一次一铲,下雨时就跑出去”。下雨的时候,是时候检查地形和水流方向,找出下水道里的“肠梗阻”。那时,铲子对每个人来说都像筷子一样重要,大柴胡周围的铲子都卖完了。

为了找到大柴湖积水的出路,除了无数的小沟渠外,移民们还在大柴湖的东西两侧挖了两条22公里长的主运河、九条总长近100公里的支运河和两个排水门。

排水工程始于1970年,持续了78年。挖沟和排水必须全年进行,即使是在新年的第一天。那时,没有橡胶雨靴,所以我们不得不在挖运河前脱下我们的脱鞋赤脚走。所有的Xi·林都记得在1972年冬天的一场大雪之后,人们冷得发抖。为了赶上最后期限,挖了一半的排水沟。除了雪水,沟里还塞满了冰屑。当大家都在犹豫的时候,当时的大柴胡党委副书记宋于颖喊道:“共产党人跟我来。”她下到冰冷刺骨的沟里打水,不久她的腿就变成了“紫色萝卜”。其他人卷起裤腿。

"挖出地里的芦苇根,控制天上的水,好日子就要来了。"当来自大柴湖的移民挖沟筑堤,挖芦苇开垦荒地时,扩音器里的收音机给移民“打气”。经过十多年的“不毛之湖之战”,原来的芦苇沼泽变成了农田,被雨水淹没的沼泽地也变成了砾石路。

(副标题)“差点被扣留嫁给本地人”

1976年春节后不久,移民曹明光几乎被法院拘留。

他被吴健·梅梅的父亲起诉了。吴建兵是他的爱人,湖北钟祥人。他很漂亮。当时,19岁的曹明光看起来很帅,只是流行电影《侦察》中的英雄王力可新港。新年庆祝期间,两人在曹明光的月经家里一见钟情。

那时,移民的生活不如当地人好。一些当地人鄙视移民,当地人不愿意与移民见面。

曹明光和吴建兵相遇时,当地人甚至可以穿“涤纶”衣服,而大多数移民一年到头都穿着黑色粗布衣服。黑色粗布连衣裙最初是解放军捐赠给移民棉袄的。天气热的时候,移民们脱掉棉花,天气冷的时候穿上。

曹明光当时连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当吴建礼第一次来到他家时,他的床边还绑着猪。年轻而意志坚强的吴建兵没有抛弃曹明光,但她的父亲不同意作为女婿移民。看到自己无法阻止女儿跑到曹明光家,他就起诉曹明光绑架和出卖吴建兵。

当法院和警察局来找曹明光时,他就出去了,把吴建礼一个人留在家里。

“这不是曹明光的错,新社会,我看上他是我想要的。来抓我。”吴建礼说。

“这是你父亲的投诉。你跟我们回去,说清楚。”

曹明光认定吴建礼,他干脆借了一件时髦的白大衣、蓝裤子和白运动鞋,去了她的家。看到曹明光干净的外表不是他印象中的移民形象,也看到他的女儿下定决心,吴建礼的父亲最终同意了这桩婚事,但不想给一分钱嫁妆。

曹明光与吴建兵的婚姻成为移民与当地人结婚的第一例。在此之前,除了土地纠纷的摩擦之外,双方几乎没有接触,甚至当地干部也不愿意到大柴胡上任。

20世纪80年代成为大柴胡市委书记的杨俊道(Yang Jundao)表示,当时该镇本应调任当地一名妇女司司长,但当她听说自己要来大柴胡时,她宁愿被开除也不愿辞职。事实证明,对于来自大柴胡的移民来说,她并不完全太穷,但也因为她不懂移民们说的方言,不喜欢他们喝的玉米粥。

曹明光和吴建兵成了“名人”。一些当地人和移民开始“模仿”他们。当他们再次遇到障碍时,有人说:“曹明光结婚了,为什么我们不能?”

但是全锡林说,仅仅一两次婚姻并不能促进当地人和移民的融合。改革开放前,大柴胡总有小学、初中和高中。那时,劳动力流动不如现在自由。此外,当地人和移民之间经常发生摩擦。第一代移民和第二代大多数移民在相对封闭的移民社区学习、工作和生活。结果,大柴胡高中被取消后,第三代移民不得不去钟祥市的高中,却发现他们和当地人说了不同的话。

“这种集中安置移民模式一方面有利于保持移民原有的风俗习惯,另一方面不利于移民融入当地社会。”全锡林说:“改革开放后,真正的融合开始了,移民的生活逐渐改善,与当地人的交流更加频繁。”

(副标题)将“柴湖”改为“柴湖”

1995年高中毕业后,第二代移民马强去钟祥和一位老主人学习烹饪。当时,一个说河南话的马强被一个一起学习艺术的当地学徒嘲笑。几年前,当他们的孩子去钟祥的学校时,“几乎没有当地人或移民的概念,更不用说瞧不起任何人了。”

马强记得明显的变化发生在2000年左右。那时,移民的芦苇房变成了砖房,后来变成了建筑物。大柴胡的变化让当地人羡慕:“大柴胡真的不同。”

在大柴湖的一些移民村,仍然有一两座加固的芦苇房和一些过渡房。

20世纪80年代初,我的父亲马集岛(Ma Ji Island)将泥土和麦麸混合在一起,用泥土建造了两栋房子。那时,马强和他的哥哥姐姐们长得很快,唯一的安置室容纳不了这么多人。每次下雨刮风,我妈妈都害怕翅膀会塌下来,所以她很快就把它们叫了出来。

1989年,这些泥屋和芦苇屋被红砖大瓦屋取代。" 1982年向家庭分配农产品后,移民开始发展副业和多种经营."马强解释说:“同时,兄弟姐妹们也去南方工作,少吃多赚。”

1983年,大柴胡党委书记杨俊道提出了“立足八点,打好翻身”的口号。移民从人均8%的土地上挖掘出的第一个“宝藏”是麦冬。麦冬喜欢沙,种植技术不难。当时,每公斤的价格大约是20或30元。许多吃螃蟹的移民已经尝到了好处。

移民从地下挖出的第二个“宝藏”是蒜苔。大柴湖种植的蒜苗成熟早,产量高。每到上市季节,来自山东、河南、陕西、新疆等地的买家都会涌入大柴湖。一些蒜苔甚至出口到日本和韩国。

有些人不愿意挖坑、锁房子、搬被褥出去工作。马强记得在20世纪90年代初,为一份工作工作一年挣1万多元。曾经有一段时间,呆在家里的父母在邮局前排着长队等待他们在外面工作的孩子的汇款。

"改革开放之初,在国外工作的移民比本地人多得多。"全西林说:“地方越穷,出去的人就越多。贫穷让人无助。”在上海,甚至还有“罗城”,大柴湖的一个村庄。

2004年,钟祥开始为大柴湖“松绑”——组织一些移民自愿搬迁到县城其他乡镇,缓解移民多人口少的大柴湖发展瓶颈。为了让移民们平静下来,县城为新安县的每一个移民都建了砖瓦房,并承诺给移民和移民土地上的居民同等数量的耕地。

曹胡明,来自大柴胡镇曹寨村的移民,搬到了冷水镇东沟村,得到了7亩多的良田和70亩多的耕地。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买了一辆李霞汽车来经营客运,使得许多不敢搬家的移民变得贪婪。

2006年,马强扔掉了他家已经用了几十年的挑水杆和“压井”水龙头。那年年底,大柴胡的新水厂正式供水。移民们告别了他们喝了几十年的可疑地下水,汉江到达了每个家庭。丹江是汉江的一条支流。在水流动的那一天,一位70岁的移民说,他从未想过要喝从家乡流出的水。

2014年1月,湖北荆门大柴胡经济开发区成立,成为湖北省最年轻的省级经济开发区。此后,汽车制造及零部件工业园、光电产业、花卉产业相继落户大柴胡,移民在国内也有了不错的收入。大柴湖逐渐成为“蔡虎”。

“很久以前,我以贫穷闻名。许多人不好意思提到他们是大柴湖人队。目前,大柴湖的发展优于当地乡镇。许多人感到非常自豪。”马强说道。

(副标题)一起喝丹江

老母亲去世前,Xi林一直说她会回Xi川老家看看。但那时,经济条件差,交通不方便,所以我不得不一路走下去,担心母亲的健康对我来说太难了,所以我不能去。

在20世纪80年代,淅川和大柴湖每天只有一次直达巴士。那时,有源源不断的移民回家探亲。

有一次,几个年轻人背着一个老移民上了公共汽车,一路上看起来很紧张。直到下了公共汽车,司机才意识到老人已经去世了。原来老移民死前唯一的愿望就是回到淅川,死后葬在淅川的高坡上。

虽然杨俊道已经搬到大柴湖51年了,但像许多代移民一样,他总是认为自己来自河南。杨俊道现在只能说河南方言,他的生活和河南的生活方式是一致的。

这种“河南特色”在第二代和第三代移民中逐渐消失。杨俊道的孙子杨凯(化名)看到当地人会说一些当地方言,家里会说一些河南方言,学校会说普通话。然而,它在饮食、吃米饭和喝米茶方面更接近湖北的习俗。

一年清明节,杨俊道带着家人回淅川扫墓。当时,杨凯还年轻的时候,杨俊道指着水库对杨凯说:“我们家以前住的地方在水里。为了修建丹江口水库,我们搬走了。我们的贡献很大吗?”

全西林曾问第二代农民工,他们认为自己是河南人还是湖北人。许多人说不上来,但说他们是大寨湖人队。

为了让后代移民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大柴胡文化站前站长全西林开始有意识地收集上世纪末以来移民的口述史。2005年,全西林出版了《大柴湖移民》一书。第二代农民工给全西林发短信说:“我以前甚至不敢承认自己是大柴胡的移民。读了你的文章后,我意识到我心中的阴影是由我们对历史的无知造成的。”还有一些当地的老住户读完信后主动对全西林说:“是你给我们上了一堂补课。读完之后,我不知道什么是移民。”

去年12月,全Xi林说移民纪念馆已经正式开放好几年了。所有的Xi·林都计划在纪念馆的一面墙上写下“为了你的国家放弃你的家庭,团结起来,勇往直前”。全西林说:“如果没有4万到5万移民来到这片荒凉的芦苇沼泽,人们早就崩溃了。”

杨凯觉得他祖父那一代人有“巨大的勇气”。他还问杨俊道,他不后悔从家乡搬来。杨俊道说,南水北调是国家的需要,大柴湖现在已经建好了。

2014年12月12日,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正式开工。河南淅川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核心水源和渠首,既是“大水箱”,又是“水龙头”。那时,杨凯已经在北京一家医院工作了。杨俊道兴奋地对他说:“我吃了丹江,你吃了丹江,所以我们吃了河南。”(结束)

搜狐彩票网 pk10下注 快乐十分钟投注